我是至尊 > 玄幻小说 > 往往来来又半生 > 第二十三卷第十一章 打那些大个儿昆虫,

往往来来又半生 第二十三卷第十一章 打那些大个儿昆虫,

    其实就像是打boss一样,而且还很少有重样的,这份刺激可比他和犯罪分子较量强多了。

    他的格斗训练进步不大,因为他的体能虽然很好,但是临场决断真的很差,不得已,章晋阳把一直封存在仓库的qiāng斗术又拿了出来——这也是劳顿一开始就想学习的技术。

    他在和鸦见面的时候,听说过这个技术,而且对原理也很清晰,也有过一些尝试,但是他虽然在特定环境里,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可以达成一部分效果,但是想要形成固定的系统战技,他做不到。

    他不是这个方向的人才,只能提供很多经验,但是从经验中提取有效部分,然后形成学习和锻炼的套路,他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但章晋阳是。

    伏罗斯伽德的qiāng斗术,只是个概念,根本没有人去修习,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他们想要重新修习困难很大,而且这套技术对脑力要求其实挺高的,否则就是能靠千锤百炼的本能,但是组织里的qiāng手,都是在进入组织之前就有很成功的qiāng械技术了,他们改不过来了。

    也就只有唐二因为这套技术很帅,他又是个靠着程序战斗的挂逼,所以才下载了这套技术,只是也不常用,因为这技术无人完善,理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结合实际的时候就比较刻板,战斗起来不是流畅,很容易让人抓住破绽。

    而没有经验就没有办法处理这种突发状况,经常的就是计算到重启技能,所以唐二只有在清理杂兵的时候才会用这个,甚至都忍住了没有在电影里使用——这实在是一套很能耍酷的技能。

    劳顿对于qiāng械的感觉是天生的,只要手里有qiāng,计算环境判定弹道什么的就是本能,再加上他也习惯于只用高科技设备,至少他的那只复合了各种探测器的单眼眼镜就是一件科技含量极高的小东西。

    不过劳顿在qiāng械上有一个弱点:他不会藏qiāng。

    章晋阳自己的qiāng法就非常好,他也和惩罚者一起共事过,如果单论精准,惩罚者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神qiāng手,他的qiāng法并不像劳顿这样让人望而生畏,几乎无法企及,可是他自己就是一支军队。

    弗兰克在被章晋阳强化之前只是个普通人,这和劳顿一样,但是他身上携带的武器足可以在巷战中封锁一条街,而且至少三十分钟不会停火,每次他行动过后,在场的尸体和弹壳数都会让警察们很头疼。

    尸体通常都是两位数,而每个尸体都是标准的三发弹,如果有一些超能力者出现,现场的弹壳就能没过脚面,通常都是千发以上——就是以迅捷和自愈能力著称的吸血鬼,在这样的弹幕下也要饮恨。

    这是弗兰克当独狼的时候的标准作战方式:他的对手总是有些奇怪的本领,一般几十发子弹是打不死的,后来和章晋阳合作,得到了超多的技术支持,这种弹幕才不怎么使用了。

    但是他的武器dàn yào携带量,一直都是冠绝天下,最过分的就是在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他和一般的大兵有什么区别——除了那个标志性的涂装。

    在这一点上不要说劳顿望不可及,章晋阳都是佩服的:他也是个dàn yào库,但是他是靠自己的炼金术现场制作,可不是靠体力和技巧硬藏着。

    qiāng斗术也涉及到了这个部分,只是初级阶段,毕竟使用qiāng的办法,没有足够的dàn yào什么qiāng都没有用的。

    不过qiāng斗术只是一种应用技术,对身体素质没什么提升,所以在入门的时候,劳顿的身体素质确实成了他的短板,即便他已经是一个极限战士也一样——他的实力太过于依赖qiāng械,有qiāng在手一般的超限战士十个八个都不是他的对手,一旦没有了qiāng或者qiāng械不能发挥威力,他就惨了。

    这一点他是比不上在基地外面蹲守他的那个无名无姓面具男的。

    这个面具男很明显是是个综合素质超强的战士,可还是很可惜的不是超限战士,章晋阳也很奇怪是为什么。

    不过当他和这个面具男面对面的时候,他就隐约的有所了解了。

    面具男很有韧性,劳顿在基地里训练乐不思蜀已经一个多月了,他还蹲在外面的田野里,而且藏身洞居然被他经营的还不错,一点也不狭小憋闷,通气良好,居然还支了一个小炉子。

    章晋阳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做饭,反正是没看到烟,要知道虽然这个藏身洞距离营地大门一公里多,但是营地的防卫监视系统是铺到五公里开外的,可是这家伙就这么住下了,一住一个多月……

    就是上厕所得到外面来,所以章晋阳和面具男见面的时候才这么尴尬。

    挥挥手拒绝了基地增援的要求,章晋阳{火瘟道人}歪着头上下打量着鬓角已经见汗的面具男:“一个十级特工……这可真少见,不过你为什么用霓虹打刀呢?那东西保养起来很麻烦,用起来又太脆。”

    面具男一声不吭,只是弓着身,两把打刀一上一下紧守门户,脚下缓缓移动着,似乎要围着对手转一个圈。

    章晋阳抚了抚胡须:“我其实一直挺奇怪的,按照劳顿的说法,你的各种技艺是已经达到了一定极限了,应该是可以成为超限战士的,毕竟军武相对来将是很容易触摸到人体极限,然后只要稍加刺激就突破了。

    可见到了你才发现,你居然没有感受过生死危机……所以你才一直追着劳顿么?他的qiāng法不错,足以给你造成威胁,但是你的做法是不对的。

    想要突破不是消弭致命危机,而是面对它,不余力的活下来才是军武的突破要点,至于消弭危险……那只能让你退步,尤其军武通常不择手段,在这一点上对意志起不到刺激和锤炼的作用。”

    面具男摆动了一下刀锋,调整自己的姿势:“劳顿是谁?”

    章晋阳一愣:“你把他从北美鹰追到欧洲,来了欧洲二十国一日游,然后把他堵在军营外面,居然不知道他叫什么?你们俩是个什么矛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