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科幻小说 > 诸天试武 > 第20章 公孙剑舞

诸天试武 第20章 公孙剑舞

    “早就听说公孙大娘的易容之术堪称江湖顶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见公孙大娘似乎准备就此离开,谢飞鸿便直接从阴影中走了出来。m.x20wx.com可是自己装坏人好不容易给钓出来的,可不能就这么让她从自己眼前逃离。

    骤然听到谢飞鸿的声音,就算是以公孙大娘的城府都不由身形微微一颤。倒不是因为谢飞鸿叫出了她的真实身份,而是因此安东尼所走出的那个地方,距离她实在是太近了!这么近的距离,她居然一直没有察觉到那个地方有人!

    要是刚刚谢飞鸿没有出声提醒而是直接偷袭的话,搞不好她的小命……

    极尽思恐之下,不由得她不心颤!

    “什么公孙大娘,老婆子实在是有些不明白,”干瘦枯槁打扮的公孙大娘哆哆嗦嗦地缓缓将身子转了过,用她那饱经风霜浑浊的眼睛看着正缓缓向他走过来的谢飞鸿。

    不由得她不装傻,因为谢飞鸿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明明这个人就站在她的眼前,但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谢飞鸿的气机存在,仿佛立于他眼前的这个身影是个虚幻的一样!这种矛盾的感官让公孙大娘这个玲珑心的人知道眼前这人,恐怕是自己生平以来遇到最强大的敌人。

    再加上刚刚看到了自家八妹独有的示意危险的信号,为了赶快离开这个已经可能成为敌人包围圈的地方,公孙大娘可不想跟眼前这个家伙纠缠!

    “老婆子?”谢飞鸿轻笑了一下:“这个心跳声可不像是一个老婆子所能够拥有的,从心跳声来讲你的身体应该比很多壮汉都硬朗。要是全天下的老婆子都有这种身体素质的话,那么壮汉就没有饭碗了。”

    看着眼前一脸老态龙钟的公孙大娘,谢飞鸿不得不为对方的演技和易容之术点一个赞。如果光看表面的话,任谁也想不到这位饱经沧桑的老婆婆居然是一位妙龄少女所装扮。

    心跳声?!公孙大娘闻言不由目光一凝。作为从唐朝时期就传承下来的门派传人,他们门派之中记载了非常多的江湖秘闻。虽然,对方说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听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公孙大娘却知道,确实可能有这种人有这种天分。

    也许这种人可能百年难得一遇,但是不代表它不存在与这个世间。对于一般人来说,她的伪装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天衣无缝。但是对于这种天赋异禀的人来说,她的伪装却是漏洞百出,根本就瞒不住人。

    于是公孙大娘也不再继续伪装下去,佝偻的身躯慢慢的直了起来,同时浑浊的眼睛也开始绽放异彩,身上那股老迈腐朽的气一扫而去,变得锋芒毕露起来。

    好!这才是自己要等的那个公孙大娘!见到公孙兰的这种变化,谢飞鸿不由目露异彩,同时更加期待和对方之间的战斗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公孙大娘看着眼前的谢飞鸿沉声问道:“我的八妹……是不是落在你的手里面!”

    “薛姑娘确实在宅中做客,”谢飞鸿淡淡道:“至于我的身份,对于你而言,应该算得上是仇人吧。”

    “仇人?”公孙大娘闻言不由目光一凝,思索了片刻疑惑道:“我不记得我有你这么一个仇人。”

    “不记得?公孙姑娘还真是贵人多忘事,”看着眼前故作姿态的公孙大娘,谢飞鸿轻笑了笑也不隐瞒:“那我提醒你一下好了,四天前,剑南道,栾城,驻马小店。”

    四天前?剑南道……公孙大娘瞬间就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轻功比自己还稍胜一筹,从自己剑下逃之夭夭的人!

    “她是你的人?”公孙大娘问道。

    谢飞鸿微微颔首:“不错。”

    如果可能的,公孙大娘实在是不想和眼前这个未知的敌手交战,于是不由解释道:“那你应该知道,是她先无故劫持我的人,所以我才出手的。”

    “那又怎么样?”谢飞鸿淡淡道。

    “你!”公孙大娘闻言不由怒气上涌,半响,才将怒气压制下去,阴声道:“这么说阁下是打定主意要和我为难了。”

    谢飞鸿玩味道:“你有意见吗?”

    “你找死!”

    公孙大娘是谁?开元盛世第一舞人公孙大娘的后人!江湖之中有名的狠辣角色:女屠户、桃花蜂、五毒娘子、**婆婆等都是她的小号!何曾受到过这种蔑视!

    于是公孙大娘在忍受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直接抽出了自己的那双短剑,决定将眼前这个不知好歹之徒给斩成碎片!

    步似妙舞,剑如朝霞!这步也许不是谢飞鸿见到的最快的,但它绝对是最美的!这剑也许不是谢飞鸿见到最妙的,但它绝对是最耀眼的!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好舞!好剑!开元盛世时期,唐宫第一舞人的风采,果然当得是天下无双,当得上是精彩绝伦!

    此舞,当得起谢飞鸿称赞!此剑,值得谢飞鸿拔刀来斩!

    长刀出鞘,扬臂挥刀!斩!

    银光乍现!一瞬间,一轮皓月出现在了公孙大娘的眼前!这月光是这么迷人,摄人心神!这月光是这么冷,寒彻人心!

    见到这仿佛将整片时空都被冻结了一样的刀光,公孙大娘不由汗毛炸立,心胆俱颤!

    好快的刀!好利的斩!

    虽然公孙大娘早就明白,眼前这个人恐怕相当不凡,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武功绝伦到这种地步!

    只见那一把刀仿佛犹如磁铁一样,无论自己的那一对剑的剑招怎么变换,都逃不了对方的掌控,一瞬间就被对方给斩断!

    没错!就是斩断!这还是公孙大娘生平第一次知道,原来剑招居然也可以被杀死,斩断!

    铛!剑招之后,就是她的剑!女人在气力上本身就要逊色于男人一筹,更别说公孙大娘的剑本身就是以轻舞灵动而著称的。因此只是一瞬间,公孙大娘的那一双鎏金短剑就被谢飞鸿手中的那一柄钢刀荡开。

    然后,钢刀在火石电光之间就划过了她的面门!

    流光散去,月华西隐,谢飞鸿收刀而立,立于动作都静止了的公孙大娘的眼前,打量着这个刚刚被自己刀光斩去脸上伪装的丽人。

    于此同时,因为刀光消散,仿佛被冻结了的时空也再次重新恢复活力,公孙大娘也重新恢复了心神。

    看着落在地上的被一分为二的人皮面具,摸了一下自己毫无伤痕的脸,公孙大娘不由神色复杂的盯着眼前的谢飞鸿涩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