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89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89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包括所有与你有血缘关系之人。!”夜晟声音有些低沉,落在宫初月的心头,却是无的沉重,她可以任性,却不可以让那些人,因为自己的任性而付出代价。

    “送我回丞相府吧。”在过了很久之后,宫初月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看来还是不能打没准备的仗,有些事情她必须要一步步的规划起来了。

    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当然,在宫初月这里的别人,只是那些真心待她之人。

    “嗯,做好准备了?”夜晟不会承认,他在宫初月说出回丞相府之后,脸露出了一抹抑制不住的笑容。

    宫初月默默的点了点头,闭了闭眼,将自己的情绪悉数掩埋,任由狂风在耳边呼啸而过。

    “云将军,这还是我们的爷吗?”青衣远远的跟随在夜晟身后,看着那前面疾驰的骏马,那马所坐之人,犹如一对神仙眷侣一般。

    “你问我?我问谁?”云奚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青衣,今日他受的cì jī,可是太大了,远远超出了过去所遭受的所有打击的总和。

    身后这些人的议论声,夜晟和宫初月听不到,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听,在一处背风的石壁处,夜晟停了下来。

    宫初月看着夜晟在石壁轻轻的一抹,一道石门轰然打开,夜晟这时候却是翻身马,带着宫初月直接进了这一条密道。

    马蹄飞奔的声音,在密道内不断的回响着,宫初月一双眼睛都看直了,在这个年代,挖这么一条密道,那得花费多少的人力物力和时间?

    简直是浩大的工程啊!

    一段奔波后,宫初月他们出来的时候,却是在一处院子内,夜晟将雪公主直接拴在了院子内的一棵树下,拉着宫初月便朝着丞相府飞奔而去。

    “看来,你的院子被人给包围了。”两人潜入了丞相府之后,便看到在宫初月院子的方位,一阵亮光传来,不时的还有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我被带走多久了?”宫初月神色凝重,她昏迷着被带走,根本不清楚,现

    在是什么时辰了,假如这间过去了很长时间的话,那么这件事情还真的是不好办了。

    “不到两个时辰。”夜晟瞄了一下天色,距离宫初月被带走,有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这段时间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

    “阁主!”一道黑影,在二人出现之后,轻飘飘的落在了二人身后。

    “说。”

    “宫丞相在一炷香之前,带着下人闯进了宫二xiao jie的院子,之前院子内的尸体,以及打斗的痕迹,我们全部都处理干净了。”那一名隐卫的脸,带着一个鬼面具,宫初月看了两眼,此前并没有见过。

    这一天天的,她的院内,也不知道,到底是有多少人。

    “我已经有办法了。”宫初月朝着夜晟眨了眨眼,既然他们来的时间不是很长的话,她能够应付过去。

    宫初月脸带着一抹自信的神色,在夜晟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随后夜晟便带着宫初月朝着距离她院子不远处的茅房偷偷走了过去。

    “今日,你们不说出xiao jie的下落,下场便是死路一条!”顾夫人出乎预料的,竟然站在了宫丞相的身边。

    从宫初月这个角度看过去,在顾夫人的对面,正跪着她院里的五个丫鬟,为首的那个,被押着的,正是南橘。

    “夫人,xiao jie当真在府里!”南橘此刻身已经满是伤痕了,这一看是鞭子抽打所致。

    “哼,该死的奴才,还不说实话,是还想要尝尝这鞭子的滋味吗?赶快说,宫初月那个小jiàn rén,是不是和男子私奔了?”厉思思脸挂着张狂的笑意,说话的时候,还狠狠的朝着南橘甩出了一鞭子。

    “没有……xiao jie没有……”南橘紧咬着牙关,朝着厉思思狠狠呸了一口:“你是嫉妒我们家xiao jie,才朝着我们家xiao jie身破这些脏水。”

    南橘清楚,今日除非xiao jie回来,否则她只有一死这条路,既然注定要死,倒不如死之前好好的出一番气。

    “你!你这个贱蹄子,简直是找死!”厉思思挥着

    鞭子,又想要朝着南橘的脸抽去,当初她也是这样,毁了宫初月的容颜。

    今日,她便也要这般,毁了宫初月身边所有人的容颜!

    “住手!”宫初月自黑暗冲出,脸带着暴怒的神色,几乎是在厉思思挥着鞭子的同时,她已经冲到了厉思思的面前。

    谁都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谁都不知道宫初月是从什么地方冲出来的,甚至连厉思思都满脸惊恐的呆在了原地。

    宫初月朝着几个丫鬟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弑杀的狠意,一把夺过了厉思思手的鞭子,狠狠的朝着厉思思身甩了过去。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那鞭尾竟然直接一勾狠狠的抽在了厉思思的脸。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厉思思痛苦的捂住了脸,摔倒在了地,不断的翻滚着。

    “思思!思思……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顾夫人蹲下身子,不断的唤着厉思思,但是将厉思思捂着脸的手拿开之后,顾夫人便惊呆了!站起身,便朝着宫初月扑了过去。

    “恶毒?哈哈哈哈!她厉思思一个寄样女,毁了我这个嫡女的脸,那是不是恶毒?你看看我脸的这道疤!”宫初月此刻笑的无的恐怖,那脸的伤疤,看在众人眼,触目惊心!

    宫初月看着顾夫人的表现,内心一阵阵的冷笑着:“这是丞相府姨娘抬位的夫人!纵容寄养女欺凌嫡女,现在还想要亲手打我吗?”

    宫初月冷笑着,转过身,朝着顾夫人冷冷的看了过去,浑身下透着一股喋血的杀意!那种令人从骨子里感觉到寒意的气息,令所有人都退缩了。

    顾夫人打算掐住宫初月的手,还停在半空,这么僵硬着身子,像是见鬼了一般的,看着宫初月。

    “好了,都给我闭嘴!”宫丞相扶着额头,简直是焦头烂额,他之前明明已经收到了消息,宫初月被带出去了,怎么现在还会出现在丞相府?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