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388章 来自第一侍卫的唠叨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388章 来自第一侍卫的唠叨

    “不懂别想了。 ”青衣在经过南橘身边的时候,轻轻的碰了碰她的手肘。

    在南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越过她,跟到了王妃的身侧。

    自打王妃出现在爷的生命之后,青衣的世界里便满是王妃,不是替她跑腿,是替她打杂,或者当着王妃的贴身侍卫。

    他这府内第一侍卫的名号,早已改成了第一杂役……

    青衣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这是有苦难言啊!王妃若是派他做一些正经的事情,他的怨念或许也不会这般的深。

    青衣回想了一遍,这些日子,王妃指使他做的事情,整个脑门都挂满了感叹号。

    有谁见过,将第一侍卫当伙夫的吗?竟然生火这种事情,都落到了他的身,跟别提什么倒茶送水的事情了。

    送饭都已经送过无数次了……

    所有看热闹的百姓,全部都跟随在宫初月一行人的身后,朝着那幻氏一族行刑的湖泊走了过去。

    “我去,这么大个湖,感情都是用来埋死人的?”当目的地出现在眼前,宫初月简直要惊呆了,她想不明白了,这个时代的人,真的是太暴殄天物了吧?

    可知道,在现代,想要有一个风景这般壮丽秀美的地方,是多么得难得吗?他们竟然将这一处胜地,当做了行刑的场所!

    碧绿的湖水,倒映着青山,在浅些的地方,甚至能够看到那湖底的景色,甚至还有鱼儿自在的游来游去。

    然而,这一处犹如世外仙境般安宁的地方,很快的被一声女子的惨叫声给打破了。

    “不!我不要,不要杀我,求求你们!族长!我是冤枉的族长……”幻雪拼命的挣扎着,她的双眼死死地瞪着那放置在岸边的猪笼,在那面还散发着恶臭,幻雪不知道这是不是是猪身的味道。

    但是,那黏腻在那猪笼面的东西,定然不会是什么干净的东西!

    幻雪的眼底,写满了惊恐,她从来没有想过,走出了这一

    步之后,竟然等来的是她的死期!而不是宫初月那个jiàn rén的!

    “死到临头不知悔改!”族长冷冷一哼,直接背过了身子,不再给幻雪一个正脸。

    “宫初月,你放过我,放过我啊?我给你做牛做马,求求你放过我。”幻雪眼看着求族长已经没有用了,他们第三支根本没有人过来。

    只能朝着宫初月挪了过去,她不能死!

    “你在设计陷害我的时候,可有想过,我的处境?”宫初月淡淡的退后了两步,那看向幻雪的眼里,流露出的是浓浓的鄙夷。

    幻雪这种女人,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的性子,当真是烦人的很。真拿她当三岁孩童,这般的好骗?

    只怕,她此刻饶了幻雪,晚便是她的死期了!

    “不……我没有,我没有,是他们设计陷害我,是他们将这些事情全部都推到了我的头,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宫初月求求你饶了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幻雪双眼红肿,整个人的精神已经濒临奔溃的边缘。

    “行刑吧。”宫初月掏了掏耳朵,满脸不耐烦的神情,那周身的气息,逐渐的阴冷了下来,曾经身为的特工的一面,又逐渐的闪现在人眼前。

    宫初月的身,笼罩着一种死亡的冰冷气息。

    夜晟前一步,站立到了宫初月的身后,双手垂荡在身侧,做好了出击的准备,将宫初月整个人都保护在了他内力所能笼罩的范围之内。

    伴随着宫初月的一声令下,几个随从拿来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麻绳,与几大块石头。

    那些石头是早已经被打磨好的,在每一块石头的间,都有一道深深的凹槽。

    宫初月看了一眼,眼底露出了一抹讶异,看来这幻氏一族对于沉塘这种刑法还是用到很多的。

    连kǔn bǎng的石头,防滑这种细节都已经处理到了。

    宫初月微微的摇了摇头,这第一隐世家族,也并不像之间所传闻那般的光明磊落。

    这几日的时间,她看到了太多的阴暗面,原先内心的盘算,在这一刻开始微微的动摇了起来……

    “不……我不进去,宫初月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宫初月,你这个jiàn rén,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我在地狱等你!”幻雪不断你得诅咒着,将她内心的恨意,朝着宫初月全部发泄了出来,只是为时已晚。

    尽管幻雪死命的挣扎着,可女人的力气,哪里抵得过那些随从?

    不过几息之间,幻雪便被五花大绑了起来,直接塞进了那散发着恶臭的猪笼。

    那几个随从手脚麻利的,将那些石头kǔn bǎng在了猪笼之。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

    几人抬着猪笼,直接走到了那台阶的尽头。

    “噗通。”的一声,幻雪便随着那石头,沉入了湖底。

    宫初月站立在台阶,这一处台阶一直延伸到湖泊的心,或许在这美景之下,那湖水的深处,已经掩埋了无数的尸体……

    没来由的,宫初月觉得一阵的心酸,弱肉强食的时代,有着太多的残忍与肮脏,她却要在这无尽的深渊之,踏着鲜血,一步步的走到那山尖……

    “没想到,这少主还是这般冷血之人。”人群之,有些百姓,已经开始宫初月那冷清的性子,开始议论了起来。

    所有人讨论的重心,都在宫初月的铁面无私之,这个看似娇弱的女子,那身的气场,似乎是他们的族长还要强大!

    “幻宁,做个交易如何?”宫初月缓缓的朝着那湖心走了过去,在经过幻宁身边的时候,低声的说到。

    在那湖心处,猪笼沉浸所荡漾开的波纹,还在一圈圈的逐渐远去,在他们的脚下,一条性命,还在不断的挣扎着。

    只是,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失败的反派,幻雪的死注定只是一个微小的插曲。

    “不知少主想要作何交易?”幻宁看了一眼夜晟,在夜晟的眼底,没有看到阻止之后,这才放心缓步跟了宫初月的步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