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386章 自作孽不可活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386章 自作孽不可活

    “这么快决定好了?”宫初月伸着脑袋,朝着那钟楼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个幻氏一族,处决一个嫡系xiao jie,难道都不需要开个长老会议?

    这一点也是够葩的。

    “怎么,你还嫌快?”夜晟伸手在宫初月的脑门戳了戳,这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这幻氏一族的水这般的深,应当今早脱身才是。

    “不觉得很含糊吗?”宫初月淡淡一笑,这幻氏一族处理起问题来,还真是很水,这么随随便便的,便能够将人给推出来送死。

    虽然那幻雪的确是该死,只是这么草率的将人给处死,这幻氏一族百姓,这么的好说话?

    “午时三刻很快到了,看看再说?”夜晟对着宫初月笑了笑,拉住了她的手,款步出了门。

    容楚和云奚互相对视了一眼,脸虽不曾有什么表情,但是心头却是闪过一阵疑惑,他们这一趟幻氏一族之行,倒是怪的很。

    与之前所有的任务,没有一点的相似之处。

    在那祈福台之,幻雪已经穿了自己的衣袍,被押住跪在了那祈福台的正间,此刻的幻雪,还根本不清楚,等待着她的到底是怎样的命运。

    在她看来,这一切不过是一个给众人交代的形式而已,但是在她身边,一直看着的两个随从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压着她的手,怎么一点都不松懈的?有必要这么认真?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看到本xiao jie已经跪的很累了吗?把你们的脏手从本xiao jie身移开!别等本xiao jie收拾你们!”幻雪瞪了一眼那两人,眼底写满了鄙夷,这两人竟然敢这种态度对她,简直是在找死。

    等她回了府内,一定要想办法除掉这两人!

    “呵呵……你听到她说什么没有?”那两个押着幻雪的随从,在听到幻雪的话之后,简直觉得这女人是脑子有问题吧?

    这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在他兄弟二人的面前,说如此的一番话?这莫不是疯了

    吧?

    “啧啧啧……还真是大xiao jie脾气啊?只是可惜了,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的男人给玩过了。”另外一个人,冷笑着摇了摇头,在他那眼底,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情绪,既惋惜,又鄙夷。

    若不是时机不对,这样的女人,好歹也是嫡系的千金xiao jie,从小娇生惯养的,趁着机会,好好的蹂躏一番,岂不是美哉?

    哎,真是可惜了。

    “脏婆娘,也不看看自己犯了什么事情,还敢对着小爷呼来喝去的,简直是找死!”随从狠狠的拽起了幻雪的头发,将她整个人都拉了起来,狠狠地甩倒,在了地面。

    他早看着一群嚣张跋扈的嫡系很不顺眼了,今日一个嫡系落到了他的手,若是不将这脾气给撒一撒,还真是亏了这一次机会了!

    “你这个下等人!你说谁呢?”幻雪被摔倒在地,双手又被kǔn bǎng在背后,不断的挣扎着,一时间竟然还爬不起来。

    “下等人?”两个随从,被幻雪这么一瞪一骂之下,顿时便怒了,这辈子,他们最可悲的便是成为了下等人!

    而这个女人,竟然还一直将下等人三个字挂在嘴边,眼底是满满的不耻!

    “啪啪……”

    很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幻雪的脸颊,顿时便出现了两个巴掌印子,在她的唇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脸颊火辣辣的疼着,长这么大,幻雪还是第一次被人扇耳光,而且还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

    那祈福台下的百姓,一个个都对着她指指点点的,甚至还有不断的辱骂声传来,这让幻雪觉得无的莫名其妙。

    算是她面前的两人疯了,那么多围观的百姓也不可能疯了,这些人凭借着什么,敢对她指指点点和不断的辱骂?

    “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宫初月一直静静的站立在台下,将之前台发生的那一幕,完全的看在了眼底,她对于幻雪这个女人,还真是无语到了极点,都到了这个份了,这幻雪竟然还猜不出自己的处境吗?这不

    是有病,可是过度自恋了!

    “一般的官宦家族出来的xiao jie,都有这些毛病,更何况是这隐世的大家族。”容楚站立在宫初月的右手边,很自然的接过了宫初月的话头。

    不是他看不那些女子,只是见惯了这种嚣张跋扈又娇柔造作之姿,这才是他一直单身至此的缘由。

    夜晟对着容楚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宫初月眼底闪过一阵错愕,随后还是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情绪,声音清冷的应道:“你这是对女人有偏见。”

    容楚背在身后的手微微一顿,她竟然听出来了?她竟然知道被他深深埋藏在心底的那个秘密!

    容楚一时之间没了声音,双眼定定的看着那台正在发怒的幻雪。

    宫初月歪着脑袋看了看容楚,见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清冷,便也止住了话头。

    “族长来了!”

    远远的不知是谁大声的喊了一句,所有人顿时便安静了下来。

    幻雪跪坐在那祈福台,在看到族长一步步的登了那祈福台之后,眼底流露出了一丝希冀。

    “族长,快将这两人拖下去斩了!你看我的脸,他们竟然敢打我!”幻雪在看到族长的时候,那双腿跪着便朝着族长移动了过去。

    但是,在她说完之后,族长竟然冷冷的瞪了她一眼,便转过身不再看她一眼。

    幻雪还想要开口继续说话的时候,却又被那两个随从,往后拖了过去。

    “念。”族长对着他面前的祭祀摆了摆手,脸挂满了怒意。这种丢脸的事情,不仅仅是丢了第三支的脸,那是丢了整个嫡系的脸!

    这女人沉塘都是轻的!

    “是!”祭祀打开了手的卷轴,转过身面对着那祈福台的百姓,缓缓的念了起来,声音不大,却是掷地有声,所有人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夜晟在听到这祭祀声音的时候,内心咯噔了一下,这祭祀的内心竟然如此的深厚!这幻氏一族还真是隐藏的很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