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373章 密谋,大展拳脚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373章 密谋,大展拳脚

    “可还满意?”在精疲力尽之后,夜晟搂着宫初月了床榻,他可舍不得让宫初月泡在那已经逐渐转凉的水里。

    原本已经昏昏欲睡的宫初月,在听到了夜晟这近乎无耻的问话之后,直接将整个身体都卷进了被窝之内,她能不能说不认识这男人?

    没脸没皮到了这种地步的男人,她还真是第一次见了。

    “娘子这是睡了?”夜晟伸手扒拉了两下被子,但是宫初月却是将那被子给卷的紧紧的,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最后,夜晟只能是无奈的,将宫初月连同被子,一起抱在了怀,二人便这般相拥着睡去。

    当耳边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时,宫初月这才将脑袋给探出了被窝。

    一双杏眼,这么看着夜晟那熟睡的脸,刚才夜晟可是将她给折腾坏了,这男人一次次的都像是要不够一般,明明大家都是一路辛苦舟车劳顿的赶路过来的。

    但是,每次到最后,似乎辛苦的只有她一个人,无论何时,夜晟始终都保持着最佳的状态。

    宫初月清楚,这与长期训练后的反应有很大的关系,像前世,她身为特工,必须要二十四小时待命,那时候的她,甚至连睡觉都保持着警醒。

    甚至连刚刚到了这古代的时候,睡觉也是保持着三份警醒的,只是最近不知是不是太累了,只要有夜晟在身边,宫初月总是能够沉沉的睡去。

    一觉睡到自然醒。

    她这般,一直盯着夜晟看着,直到睡意来袭,这才闭了双眼。

    然而,在下一刻,夜晟却是突然的睁开了双眼,轻轻的点了宫初月的睡穴。这才缓缓的坐了起来。

    帮宫初月盖好了被子之后,夜晟才开始穿衣,在临出门之前,夜晟站在窗口有节奏的敲击了三下,听到了外面的回应之后,这才放心离去。

    而在这幻氏一族硕大的城池之内,有一个人,已经站在一颗不起眼的树下,静静的等候了。

    虽

    然此人一身黑衣,但是那一张脸却并没有掩盖,仔细看的话,并不难看出,这是宫初月之前见过的那幻氏一族的嫡长子:幻宁。

    “摄政王来的有些晚。”幻宁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不用回身,能够确定这是夜晟来了。

    “本王还可以来的再晚一些。”夜晟冷冷一哼,眼底那那抹傲气,令幻宁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

    “这次鬼幽殿联系我,想必应该是知道了幻氏一族的事情。”幻宁缓缓转身,看着夜晟,在鬼幽殿联系他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这摄政王和鬼幽殿之间,必定是有着某种联系的。

    然,这些完全都是他的猜测,这摄政王与鬼幽殿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他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

    “自然。”夜晟淡淡应了一声,一双漆黑的眸子,在这片刻的时间内,已经将周围的环境全部都打探了一遍。

    确定了,没有埋伏之后,夜晟这才说出了此次的来意。

    “幻氏一族的灭顶之灾,只有我们夫妻二人才能够解决,而幻公子的病,或许也还有另外的出路,这一切都只能看初月她是不是愿意为你医治。而我们夫妻二人的目的,只怕幻公子也早已知晓。”

    夜晟将自己的想法托盘而出,这些事情,他们在进入这幻氏一族之前,通过鬼幽殿有了初步的接触。

    只是,鬼幽殿的势力还未曾涉猎到这幻氏一族内部,很多的事情不能进一步的沟通,一切只能当他们夫妻二人进入了这幻氏一族之后才能进行。

    这一次,对周围环境并不熟悉,夜晟无法确定是否能够将宫初月安然带回,只能一个人出来将这环境摸透。

    “既然如此,明日一早,摄政王静候佳音便是。”幻宁沉吟了片刻,这幻氏一族之内并不太平,否则幻氏一族也不会面对着这般的灭顶之灾。

    是以,幻宁在离开之后,便加派了人手去保护摄政王与摄政王妃,在幻氏一族境内,这二人绝对不能出事!

    对于

    夜晟做的这一切,宫初月并不清楚,她只是知晓,在第二日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她身遗留的那些酸痛,竟然是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不用猜也能够清楚,这一切都是夜晟做的。

    “醒了?那便下去吧,吃些东西,也该做些事情了。”夜晟一直单手支撑着脑袋,斜斜的躺在床榻之,这般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宫初月的睡颜。

    “可是有进展了?”宫初月原本还是昏昏欲睡的迷糊模样,在听到夜晟的话之后,顿时便精神了起来,她可算是能够活动胫骨大展拳脚了!

    “昨夜与幻宁接头谈了谈,一切都在掌控之。”夜晟点了点头,并不曾隐瞒,昨夜他的行踪。

    宫初月无奈的耸了耸肩,她知道夜晟不会这般的安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还不出去打探。

    “所以昨夜是青衣在守着?”宫初月有些诧异着问着,青衣和南橘昨日都被她打发下去休息了。

    在他们的身边,没有隐卫守着,一切全部靠青衣的话,只怕青衣是要累死。

    “嗯。”夜晟点了点头,他知道宫初月在担忧什么,只是这一切他也无可奈何,他和青衣一起受过的苦,可不仅仅只是熬夜这般的简单。

    在最为艰苦的一次,他与青衣在战场,踏入了敌人的埋伏圈,他们二人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二人在那敌军之,整整厮杀了三日三夜,才终于杀出重围。

    不眠不休,二人满身鲜血,整个人像是从血池之内捞出来的一般。

    自那之后,还有什么苦是他们所不能吃的?

    只是,这一切,夜晟却是不打算告诉宫初月,既然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便没有必要令宫初月无端的担忧。

    宫初月看了夜晟一眼,她能够明确的感受到,在那一瞬间,夜晟的心底有事情,但是最终宫初月还是没有问出口,有些事情,她不问,便只能等着夜晟告诉她。

    但是,或许终极一身,夜晟可能都不会告诉她的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