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289章 突袭,初月消失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289章 突袭,初月消失

    宫初月站立在空荡荡的主帐门口,不知为何心底却是空落落的有些难受,这一战之后,夜晟去查看地形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只有充分的了解的地形之后,才能够做出完美的安排,将伤亡降低到最低。

    匆匆的洗漱了之后,宫初月躺在了床,自打前世坠崖之后,宫初月在睡觉的时候,便会分外的警觉,今日不知为何,她还特意留了一盏灯。

    似乎是怕夜晟回来看不见一般。

    然而,宫初月却是在床翻来覆去许久,辗转难眠,她的一颗心像是心脏病犯了一般,在胸口不断的噗通噗通跳动着。

    这般静静的躺着,宫初月都能够听到那剧烈的跳动声,似乎下一秒能跳出嗓子口,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般。

    不知过去多久,宫初月听到了外面将士换班的走动声后,才缓缓的睡了过去。在下半夜的时候,宫初月却是突然察觉,在她的营帐之内,多了一股陌生的气息。

    几乎是在瞬间宫初月的双眼刷的便睁了开来,但是还未曾等她看清楚眼前之人究竟是谁,她便眼前一黑,被劈晕了过去。

    而宫初月正调动到了一般的má zuì qiāng,却是在宫初月失去意识的瞬间,啪的一声,掉落在了血石内的地面。

    宫初月最后在脑海的一抹意识便是:又特么的被bǎng jià了!

    在宫初月消失了半个时辰之后,宫初月有些不安的来到了宫初月的营帐外,他必须要确保宫初月睡着了,才能安心的去准备应战的事情。

    但是,当他掀开一条缝隙,朝着营帐内看去的时候,却是看到屋内掉落在地的锦被,宫初月却是杳无踪影,那一支蜡烛也快要燃烧到了尽头,烛油已经溢出了碟子,流淌在了桌面,屋内看起来无的安静。

    没有争斗的痕迹,但是容楚却是在瞬间便能够断定宫初月出事了!

    “云奚!”容楚转身朝着云奚的营帐飞奔了过去,在他的眼底闪耀着一抹担忧与

    怒火,这件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这件事情,最好不是天启国做的,否则算是拼了容家所有的势力,他也定要让天启国付出惨烈的代价!

    “出什么事了?”云奚睡的正香,但是却是被容楚很不客气的给摇醒了。

    “初月出事了!”容楚严肃的盯着云奚,夜晟此刻不在,宫初月是何时消失的,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凶手应该早已离开了军营。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云奚原本还迷迷糊糊的,在听清了容楚的话之后,顿时便从床榻跳了起来,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夜晟临走前让他时刻保护好宫初月的安全。

    但是,他却是将宫初月给弄丢了,那夜晟回来,他要怎么面对夜晟?

    “什么时候的事情?”云奚狠狠的一拍脸颊,迅速的穿了衣服,朝外跑了过去。

    “不知,一个时辰前,她才从主营帐离开,刚才我去查看的时候,已经不在了。”容楚摇了摇头,他若是能够知道宫初月出事的时间,那便好办了。

    “完了,完了,这回可是死定了。”云奚一路飞奔着,朝着各个将士们的营帐冲了过去,不出片刻的时间,包括曹将军在内的一众将领,便已经全部都到了。

    “云将军,这是出了什么事情?”曹将军看着云奚和容楚那严肃的模样,心头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不会是敌人打过来了吧?

    “出了什么事?你还好意思问我出了什么事?营帐内来贼人了,掳走了王妃,你们都不知道?今夜当值的是谁!还不赶快给小爷找来!”云奚没好气的怼了曹将军几句,这曹将军在宫初月来的第一天,便不断的挑事情。

    昨夜宫初月手刃了敌方主帅,这件事情,他还不服!这男人简直是该死的愚蠢!

    “是是,我马去。”曹将军一听王妃不见了,立马便严肃了起来,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他输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但是宫初月的身份摆在那里,

    摄政王妃,在他们的军营内出了事情,此事无论如何他们都脱不了干系。

    云奚一群人,不断追查线索的同时,宫初月已经被人带着一路朝着天启国的方向,赶了过去。

    马背一路的颠簸,令宫初月早早的便醒了过来。

    只是,悲催的很,她根本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不知道这人到底要将她给带向何处。

    宫初月趴在马背,无的苦恼,为何每次bǎng jià,都要将她给挂在马背,这样倒掉着,很容易吐的好吗?脑袋低垂着,一吐定然会冲鼻孔里去,到时候,那场面可真壮观了。

    宫初月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假装还没有清醒,只是想要多留意一下周围的景色,好分辨清楚,她此刻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之。

    “既然醒了,便不要再装了。”在宫初月以为她做的滴水不漏的时候,马背稳稳坐着的男人,却是突然的开了口。

    宫初月在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微微一愣,她并没有听过这声音,并不清楚这人究竟是谁。

    “你绑我究竟有何目的。”宫初月清了清嗓子,压下了喉咙口那一抹拥堵,分分钟要吐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到了目的地,你自然之道我有何目的。”马背的男人有些诧异,这女人竟然在这种境地,还没有哭闹,这倒是有些意思。

    宫初月内心一阵无语,又跟她来这一招,她若不是想现在知道的话,又何必多此一举的去问他?

    这个朝代的男人,一个个的都是心理有病吧?

    “你知道我的身份?”宫初月猜测着,这人bǎng jià她的目的,除了最近皓月国和天启国的战事,那可能是梦楼国来寻仇了,但是寻仇为何不一刀杀了她?

    宫初月在内心权衡了一遍,便将梦楼国给排除在外了,那此刻最有可能的是天启国和皓月国内,那些挖空心思想要弄死她之人了。

    但是,到底是谁,她却怎么都想不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