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272章 我不要你的保护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272章 我不要你的保护

    宫初月一声惊呼,贝齿微启,夜晟微微眯起的双眼,带着深深的笑意,在不经意的时候,便加深了这个吻。

    这缠绵的一吻,直将宫初月吻的七荤八素,夜晟紧紧搂住宫初月的手,在她全身不断的游移着,弄乱了她整齐的罗裙。

    “嗯……”宫初月抑制不住的一声嘤咛,直接掠夺了夜晟的理智,夜晟的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炙热的气息,不段的喷在宫初月的脸,夜晟身所独有的清冽香气,将她紧紧包裹。

    宫初月原本还在挣扎着,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小院,万一被人撞见了,岂不是糟糕?但是随着夜晟一步步的带动,宫初月逐渐迷失在了夜晟温柔的一吻。

    青衣手拿着飞鸽传书,到了这大殿门口的时候,却是停住了脚步,里面的动静寻常人或许听不到,但是在他们这种有着深厚内力之人的耳,却是分外清楚的。

    爷和王妃可是分分钟都在虐狗……

    青衣看着手的密报,眼底满是犹豫,边关告急和打扰爷的好事,倒是哪一件事情较重要?

    为何,每次他都要遇见这种事情?为何爷自从遇见了王妃之后,成了这番模样?这还是原先那个整日冷冰冰的爷吗?

    青衣内心哀嚎着,最终还是打算推门而进。

    伴随着那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宫初月脑海的一根玄在瞬间便断了,宫初月慌乱的退出了夜晟的怀抱,看着自己已经乱糟糟的衣服,她有些欲哭无泪。

    为何每次狼狈的总是她?

    “过来。”夜晟轻轻的笑着,朝宫初月招了招手,在宫初月咬牙切齿的神态,夜晟温柔的替她整理好了衣衫。

    “进来。”

    当青衣推门而入的时候,大殿之内早已恢复如常,假如忽略宫初月脸那已经红到耳根的燥热,或许青衣可以当做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爷,边关告急。”青衣将密报递给晟王之后,便退后了

    一步,王妃脸的神色可不太好看,为了避免被殃及无辜,青衣果断的退后了。

    王妃可是爷还要恐怖的存在,稍有不慎那可真会死的很惨。

    “天启国?”夜晟看着手的密报,有些想不通,为何最后发动战争的竟然会是距离他们最远的天启国?

    甚至连梦楼国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以着梦楼国在皓月国内的势力,梦楼国应该是最先的到皓月国动荡消息的国家,可是出乎夜晟预料之外的,梦楼国没有半点消息。

    “后蜀国那里没有一点动静?”夜晟缓缓起身,原本他估计的国家,竟然没有动静,这后蜀国按理也不应该一点动静都没有。

    青衣摇了摇头:“暂时只有天启国动了,来势迅猛,边关撑不了多长时间。”

    事发突然,他们的兵力布置,大部分都在后蜀国和梦楼国的边境,怕的是,调兵之后,后蜀国和梦楼国趁机发难。

    “派边境的鬼幽殿先去支援,将附近几个守城的驻兵,全部调遣过去。”夜晟随即亲笔写了书信,快速的送往了边关。

    “让我那五十人的队伍去试试看吧。”宫初月一直没有吭声,在青衣离开之后,才对着夜晟出神的背影开了口。

    “与那五十人身手相当的隐卫也可以一同调派,了战场,才能看出训练的成果。”宫初月的眼神,与夜晟诧异的目光撞击在一起。

    她的眼底满是坚定,一方面是她对那些隐卫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对他们实力的认同。

    “可这几百人马,也是杯水车薪。”夜晟脸色有些凝重,这么点人,算是身手再了得,了战场也只有送死的份。

    “我有办法。”宫初月缓缓走到了夜晟的面前,面对那一场正在发生的战役,宫初月的眼底,燃起了熊熊jī qíng。

    夜晟原本紧锁的眉头,因为宫初月的一句话,而舒展了开来,虽然知道,一场战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应该并不清

    楚那意味着什么,但是夜晟看到了宫初月的坚定,知道这个女人,是能够与他肩并肩站立之人,再大的困难,便也都不算困难了。

    “这一次,只怕需要我亲自战场了。”夜晟走到了宫初月的面前,轻声的说道,他有些不舍与宫初月分离,而这一去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他能够全身而退。

    “你这是打算抛下我,自己去战场?”宫初月有些恼怒的说着,她盯着夜晟看了许久,但是最后她竟然从夜晟的眼神读出了这么一层意思,直接将宫初月给气得够呛。

    “初月,别闹,战场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战场很危险!”夜晟轻轻的按住了宫初月的肩膀,他不想要心爱的女人涉险,一旦了战场,夜晟根本不敢保证,他能够保护好她。

    “我不需要这般的保护,我不让我战场,又怎么知道,我有没有自保的能力?”也得这种大男子主义的话,宫初月是最不爱听的,为何任何尝试都没有,认定了她的能力不行?

    前世死人堆里摸打滚爬出来的人,还会怕战场吗?枪林弹雨杀出一条生路之人,又怎么会恐惧这冷兵器时代的战争?

    宫初月气鼓鼓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夜晟这般如温室花朵般的保护,令宫初月感到万分的沮丧,难道在他的眼里,她是一个拖油瓶吗?

    “初月,你知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冒险。”夜晟急急的解释着,但是宫初月却不想听。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夜晟的决定,都不是她想要的,最后结局可能是他前脚刚走,她孤身奔赴前线了。

    “可我也不想要你冒险。”宫初月紧咬着牙关,她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表达出她的愤怒,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她到底要怎么解释这些?

    这一刻,宫初月终于对她的身份,感到了一丝无力,她总不能说她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或许到时候,她真的会被拉去浸猪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