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第1874章 欺人太甚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第1874章 欺人太甚

    夜晟一边行走,一边还留意着这周围的地形,查看着他们是不是偏离了行走的方向,与他们的目的地是不是越来越远了。

    另一方面,又得留意着那猛兽的动静。

    可这一路走来,那猛兽连头都不才能回一下

    “若不是被彻底的嫌弃了,就是它真的在带路了。”云奚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的,可现在看到这猛兽压根就没将他们当回事。

    胆子也逐渐的大了起来,甚至还调侃了起来。

    最后,这猛兽停在了一处山洞口,便盘腿懒洋洋的趴了下来。

    眯着眼惬意的晒着太阳。

    如此,众人才算是彻底的看清楚了这猛兽的真面目。

    猛兽的身形和脑袋,都是一副和狮子很像的模样,只是稍有区别,这猛兽身上没有什么毛发。

    在他的背上还有这其他模样的猛兽,只能够看到是长在一起的,却是不清楚到底是怎么融合生长在一起的。

    直到它躺下之后,众人这才看清楚,这猛兽的肚子上,竟然像是被缠绕上了几圈肉瘤一般,一直从身侧延伸到了后背上。

    其中就有一只蛇状的猛兽,有着三颗脑袋,像蛇非蛇的,还有着尖尖的獠牙。

    其他的几幅面孔,就更加的怪异了,有带翅膀的,有带着鳞片的,还有带着七彩羽毛的。

    每一张脸,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陌生的,只是有些像那些寻常的动物,根源上却又一点也不像。

    近距离仔细的观察下来,竟然还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这是什么意思?”云奚就站立在那猛兽正对面的位置,距离也不远。

    此刻的他已经是非常的大胆, 仿佛就已经知道这猛兽不会攻击他们一般。

    “或许是想让你进去看看。”夜晟瞥了一眼那猛兽身后的山洞,隐隐的察觉到,在这山洞之内,似乎是有什么怪异之处。

    只是,里面黑漆漆的,他们在外面根本就察觉不到什么。

    “那我也不敢越过它进去看看。”云奚撇了撇嘴,他就算是胆子再大,可也没大到那个地步啊!

    万一经过那猛兽身边的时候,猛兽突然来了兴致,一口将他的脑袋给咬下来了,那怎么办?

    “你们在外面守着,我先进去看看。”夜晟神色淡淡的,一般这种时候,都是由隐卫去查探的。

    但夜晟却想自己去。

    当即,隐卫们便不同意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想要代替夜晟进去。

    “这是命令,所有人原地待命,没有我的命令不能进去!”夜晟态度坚决,他能够感觉到那猛兽的意思。

    虽然这只是一种微妙的感觉,或许这感觉还是错的,既然如此,他便不会让其他人跟着一起去冒险。

    隐卫们互相看了一眼,虽然心有不甘,可爷已经下达了命令,他们只能听令。

    “那你注意安全,有危险就大声喊,我去救你!”云奚狗腿子一般,摘下了夜晟挂在腰间的五彩剑,递到了他的手上,脸上还挂着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夜晟其能够不了解云奚?

    在他笑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清楚了他的意思。只不过,他现在也没有时间与心思去惩罚云奚,接过剑便朝着那猛兽走了过去。

    夜晟的背影很坚决,步伐坚定,虽然有猛兽在身边,他却丝毫不显慌乱。

    整个人气宇轩昂。

    连云奚看在眼里,都忍不住啧啧出声。

    他若是个女人的话,一定会被夜晟的魅力所折服的。

    “无论里面有什么,无论你想让我看什么,你唯一需要遵守的,便是不能伤害他们。”夜晟在经过那猛兽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顿住了身形。

    清冷且低沉的声音传出来的时候,差点将云奚一群人给吓尿了。

    这哥们到底是什么状况啊,走就走了,还要挑衅猛兽的吗?

    这是不是看他们过得太过安逸了?非得找点什么事情给他们做做才甘心呐!

    猛兽脑袋翻了个面,打了个无声的呵欠,看了夜晟一眼,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一人一兽之间的交流,无声胜有声。

    猛兽明白了夜晟的意思,夜晟也明白了猛兽的用意。

    倒是将云奚和一群隐卫给弄糊涂了……

    从外面踏入这洞穴的时候,视线瞬间暗了下来,周围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夜晟深吸了口气,眨了眨眼,暗暗调动内力,将体内的一股内力分散到了双眼之上。

    如此,才算是将洞穴内的情况给看清楚了。

    逆转操控内力,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凡夫俗子就能够做到的。

    若非夜晟恢复了神骨,他便只能拿出宫初月的夜视镜了……

    洞穴入口有些空旷,什么都不存在。

    夜晟回头看了一眼屁股朝着他的猛兽,便转身朝着洞穴深处走了过去。

    越是往里,味道便越是不好。

    到了最后,竟然觉得有些难以忍受,令人窒息了。

    也就是在此时,夜晟看到了一群妇孺老弱……

    一群可怜的百姓,被关在了几个硕大的铁笼子内。

    那笼子有一人高,手腕般粗细的栏杆,将所有人都给困在了里面。

    “你们是什么人?”夜晟瞧了瞧这些人,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有钱有势之人,倒像是朴素的老百姓。

    在这些铁笼子外面,摆放着一些没有吃完的饭食。

    已经馊到刺鼻了,可有几个孩子,却还是伸着手,一点点的抓着饭食往嘴里送……

    “这位公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还是赶紧离开吧。”人群中一位留着花白胡须,智者模样的老者,开口劝了一句,声音里透着无极的疲惫。

    有气无力的,浑身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

    很显然的,那些送饭食之人,并不是饭食管够的。

    或许,他们中有一大半的人,每天都吃不饱。

    “能不能来,我已经来了,老人家不如告诉这一切是什么情况,或许我还能救你们。”夜晟神色淡淡的。

    一双眼却是犀利的很,将他们的境地分析的清清楚楚。

    “你竟然能够进来,也是有点实力的。”智者微微点了点头,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夜晟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