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女频小说 >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182章 嫉妒还是暗害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182章 嫉妒还是暗害

    宫初月看着众人脸那惊讶的表情,心底微微的有些感慨,她这算不算是作弊了?毕竟这些都是古人留下的精髓,却是被她轻易的拿来用了。

    “几位,这天女散花每一个部位的尺寸,都必须按照这图纸所标注的尺寸来打造,你们是否……”宫初月这话说的有些含蓄,她知道有才之人,自尊心都是非常强的,容不得旁人对自己的羞辱,像她质疑他们的水平,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

    “放心,这天底下,若是连我们都打造不出它,那便再无任何人可以打造出来了!”几人倒是没有介意宫初月的话,反而是满脸自信的拍着胸脯保证了。

    “爷!出事了!”一道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宫初月回头一看,竟然是早已溜走的青衣,只不过他脸仍旧戴着鬼脸面具。

    “何事?”夜晟身形一顿,能够让青衣这般紧张的,定然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这大半夜的,他倒是想不出,除了杀人还能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二皇子带着圣旨闯了晟王府!”青衣扫了一眼屋内的情形,似乎刚刚还在庆功,他的这个消息说出来的话,只怕是要扫了他们的兴了。

    “何时的事情?”夜晟脸色瞬间便阴沉了下来,这夜锦辰还真是如同当年一般,无所不用其极,才刚刚在长街发生了矛盾,这人竟然转身又闹腾到晟王府去了!

    “刚刚收到消息,此刻二皇子应该刚刚进了晟王府。”青衣神色有些凝重,二皇子那边刚有动向的时候,皇城的消息便已经送了出来,只是这里距离皇城还是有些距离的,收到消息也过了段时间了,只是不知府里那些人是否撑得住了。

    “走!圣旨内容可有查到?”夜晟在带着宫初月出来的时候,一路不断地询问着二皇子这件事情。

    事发突然,这圣旨内容假如没有查探出来的话,他们被变得很被动,他不允许自己置于被动的地位。

    “可是很严重?”乘骑着雪公主

    朝着晟王府赶去的时候,宫初月有些担忧的问着,她从来没有想过,夜锦辰竟然会做出这翻事情。

    难道他连表面的假装也不要了吗?他可是名满天下的才子!现在为何做出这种有失风度的事情?

    “不会。”夜晟轻轻的应了一句,心口一阵的颤动着。

    这么多年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他一个人扛起来的,现在突然有一个人站在他的身边,询问着他的感受,这种感觉竟然出乎预料的好。

    算是此时,夜晟对于夜锦辰的这件事情,也是没有把握的,但是他不想要宫初月跟着着急,这些事情,本是他的事情,他和夜锦辰之前的矛盾怨恨并不是一朝一夕才形成的!

    宫初月没有在说话,任由凌冽的山风,不断的吹打在自己的脸,当他们进了密道后,宫初月觉得自己的脸颊都快要僵硬了,摸起来一阵阵的生疼着。

    在宫初月来过了两次的院内,夜晟依旧将雪公主栓在院子里,随后拉着宫初月进了屋子,打开了屋内的密道,在那密道内竟然还有一间房间,这里有着一切的用品。

    甚至还挂着夜晟的几套衣服,宫初月这般目瞪口呆的看着夜晟,他竟然这么当着她的面,宽衣解带的换起了衣服来。

    “你……你你……”宫初月伸手指着夜晟,一阵的结巴,最后竟然轻轻打了个嗝,这是寒风给灌饱了。

    “呵……没看够?还想看吗?”夜晟突然转身朝着宫初月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意,换了晟王那一身暗紫的锦袍后,夜晟整个人身的气息陡然转变。

    那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写着满满的情谊,这是宫初月第一次看到夜晟的这般模样,以往的时候,总是有一块冷冰冰的面具,将她的热情给隔开。

    宫初月没有说话,只是这般静静的看着夜晟。

    “乖,回去再脱给你看,现在快来不及了。”夜晟突然一把抱起了宫初月,在她的额头轻轻的落下了一吻,倒不

    是他不想要吻宫初月的唇,他只是怕自己这么一吻下去,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夜晟!你流氓,谁要你脱给我看了?”宫初月被夜晟这番一调侃,脸颊顿时便羞红了。娇颠的捶了锤他的胸口,便将脑袋闷进了夜晟的胸口。

    任由他运起轻功,踩着轻盈的步子,带着她飞驰在密道之内。

    在晟王府的前厅内,夜锦辰正不耐烦的踱着步子,在他的手,紧紧的捏着一道圣旨,他和夜晟之间,总该有一个人付出代价的。

    曾经如此,现在仍旧是如此,曾经他能够赢了夜晟,现在他也能够赢了夜晟!宫初月此生注定逃不出他的掌心。

    “来人!”夜锦辰不耐烦的朝着外面吼了一句,等候了半个时辰之后,夜晟竟然还没有来,他此时已经完全的失了耐心,茶杯已经砸碎了三个。

    “堂堂二皇子,新封的锦王,这点耐心?”夜晟的声音冷冷的从外传来。

    夜锦辰脸色一滞,他以为夜晟这是故意在给他甩脸子,故意不出来见他,但是在看到夜晟竟然牵着宫初月一道进来了之后,脸的神色便有了变化。

    此时,宫初月的身是一身常服,倒不是之前见到的男子衣裳。此时的宫初月看起来仍旧是美的令人窒息。

    “王叔,本王是来宣旨的,王叔这般怠慢,岂不是藐视天尊?”夜锦辰冷冷一哼,一身雪白的锦袍,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更加的冷漠。

    宫初月不悦的皱了皱眉头,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动手扇他两巴掌,这男人看着她的目光,像是钉子一般,盯在她的身,很不舒服。

    “藐视天尊?”夜晟淡淡一笑,明明算是温和的表现,但是在旁人看来,夜晟的身是带着一种自然的疏离与冷漠,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无的冰冷。

    “锦王半夜三更闯我晟王府,是遵守礼法了?长幼之分,锦王可还记得!”夜晟狠狠的一拍桌子,身那凌厉的气势陡然迸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