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科幻小说 > 赛尔号之永恒誓约 > 第八十七章 无声守望,轻灵风舞

赛尔号之永恒誓约 第八十七章 无声守望,轻灵风舞

第87章无声守望,轻灵风舞
  
  “飞行精灵王?”格鲁特语出惊人,让凡尔斯瞬间打脸。
  “啊咧?不是不是,我只是……”凡尔斯下意识地想要否定,却被对方打断了。
  “别装了。”格鲁特一脸认真,“精灵王是那个种族中独一无二的存在,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精灵就能重名的。”
  凡尔斯一时语塞,除了默认他还能说什么呢。
  “不用惊讶我为什么知道精灵王的存在,虽说是上古时期的事了。我想,凡利迪肯定在你面前吹牛逼说自己活了几千年了。这倒是事实。而且,历代的神秘精灵王,也皆为守护者之一。”格鲁特似乎猜到了凡尔斯的想法,“这一任作为守护者的神秘精灵王却很特殊,迟迟没有现身。我们曾见过一个金发精灵将几块蕴含强大能量的碎片交给神域永恒的守护者——洛亚之灵,那时他伤痕累累,被一机器人所救才会来到这里。而精灵身上透露出了特殊的气质,包括洛亚之灵在内,大家都猜测,他会是新一任的神秘之王。可意外地,他落选了。不久前,那个精灵再次回到这里,已经成长了。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机器人,自称自己就是那精灵的救命恩人。”
  “那么,他的实力如何?”
  “我敢肯定,绝不在你之下。”格鲁特面露严肃之色,“可是我们一直想不通,那个机器人居然是海盗。而且,精灵对他唯命是从。更令人费解的是,洛亚之灵说那精灵会成为洛亚的守护者。哪有帮邪恶势力搞侵略、无恶不作的守护者啊……”
  凡尔斯听着,心中大概有了数,但又不是特别确定。
  接着,格鲁特将洛亚神域各区域的名称告诉了他:洛亚神域总共分为五部分,中心地区是叹息之境,其中有堵墙名为叹息之墙;东部末日之泉;南部洛亚大陆;西部悲鸣之地;北部神殿之丘。
  “你就这么放心地告诉我?就不担心……”这一切,也太过顺利了吧?顺利得有点奇怪。
  “传闻中精灵王不都是正义的象征么?有什么好担心的?”这种话,真是很傻很天真呢。
  “真的如此么……”凡尔斯低声呢喃。他倒想起了上古时期时,一位精灵王被另一位邪恶的精灵王下毒分裂为四大凶兽的事情来。精灵王的正义,恐怕只是广义。
  从狭义来讲的话,一个生灵有自己的追求,为实现它会不择手段。这种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行为于他们自身而言,也可以算是一种正义。可谁又能保证,他们的这种正义在其他人眼里就不会变成邪恶呢?
  正邪从来就没有明确的界限,因为它们的实质都是物主想要求得的满足。就像光与暗,你并不能妄下结论,判定孰是孰非。谁又会乖乖承认,自己长期追求的正义其实是错误的呢?成王败寇,是非由胜者定义。因此,会有生灵想要建立新秩序,由秩序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其中最为残酷的便是战争。
  凡尔斯恰恰是精灵王中较为特殊的一位。他既不对抗黑暗,也不抵触光明。比起伙伴那样偏激的正义,他更喜欢做一个非正非邪的自己。风,是最温柔的了。当其他的王在大杀四方,进行所谓“惩戒”时,他总是选择旁观;对于精灵接二连三地倒下死去时,他于心不忍,无论善恶。他时常在想,自己的想法跟其他精灵王不尽相同,到底是如何成为王的?也许,真的只是因为速度快才被稀里糊涂地推上王位的吧。
  在这段时间里,他想了很多事,想得失神。直到格鲁特在多次呼叫无果后,轻轻推了他一把,他天蓝的瞳眸才重新聚焦:“你口中的洛亚之灵究竟是何方神圣,方便带我去拜访下么?”
  “啊,这个。实在抱歉。洛亚之灵太过神秘,连作为守护者的我们也不知其所踪。除非它自愿现身,否则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它。即使您贵为精灵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好,我知道了。”虽然内心有点小失望,但他还是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有事您招呼一声。”说完,格鲁特告退。
  随着格鲁特的离开,四周也变得寂静下来。“又要无聊了呢。”凡尔斯用纤长的手指绕了绕自己鬓角的长发,四处张望着。一道金光映入他的眼帘。“来了啊。”凡尔斯瞅见那小家伙是自己的飞行小恶魔后,欣喜地伸出手,任凭那小家伙在掌心中停歇。与此同时,他们之间进行了频繁的交流。
  原来,飞行小恶魔是在向他表述近期发生的事情,也如实转告了先前那神秘精灵的话。听完,凡尔斯怜爱地抚了抚它圆滚滚的脑袋:“呐,原来是受欺负了。而且,那位可真不友善呢,他所谓的劝告怎么听都像是挑衅。或许,我该去会会他。”
  飞行小恶魔绕着凡尔斯飞了一圈后,飞扑到他脸上蹭了蹭以示亲热,接着便离开了。望着它远去的背影,凡尔斯低下头暗暗低语:“让你在那边当监听员真的好么?如果不满,也可以提出来啊……唉,辛苦了。”
  夜幕降临,点点星光映射到地面上,为万物增添了一分柔和的色彩。各种虫子躲藏在草丛中低吟,伴随着徐徐吹过的轻快风声,在共同配合下形成了一曲动人心魄的旋律。
  凡尔斯侧耳倾听,他在自然韵律中缓缓起身,漫步到一个池子前。驻足观看,池子清澈见底,水平如镜,清晰地倒映着满天璀璨繁星。池水与星辰相互衬托,相映成趣。乍一看,池子宛如天然的水晶舞台。他看着它,怦然心动。好久没有跳舞了呢。他这么想着,任凭心中的喜悦肆意蔓延,迈着轻快的步伐,踏上了这片净池。
  他轻微振动着羽翼,以保证自己能立于水面上却不会沉下去。尽管与水直接接触,但他洁白的羽饰长靴却丝毫没有被沾湿。他随着舒缓的旋律翩翩起舞,羽翼有节奏的拍打着。他时而向左向右半旋,时而交替双脚,收放自如。
  此刻,千夜死神只能跟百鬼夜王分头寻找水源时偶然路过此地。当他拔开层层半人高的杂草时,终于发现了水源。正当他喜出望外,打算飞奔而去时,却意外地发现了那抹舞动的身影。定睛一看,那居然是……凡尔斯?!他不禁咽了咽口水,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不过,说实在的,精灵身姿轻盈,跳起舞来,可真好看。他并不是第一次见精灵起舞。只是,以往精灵的舞蹈中,充满了强烈的攻击意味与压迫。而这一次,是对自由、对生命的热情赞颂,他是自然的舞者。千夜死神毫不知情,他自以为完美的隐蔽,其实在方才精灵往后仰、下塌腰间倏然睁眼时,所有举动皆被看得一清二楚。
  你再隐蔽得如何完美,也逃不过我细致双眼。精灵一边欢愉地舞蹈着,一边留意着隐蔽者的一举一动,嘴角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下一秒,他用修长的双腿轻点地面,溅起的水珠在半空浮沉。随后,他奋力振翼,纵身一跃,正好落到了一滴微不足道的水珠上。1080°旋转结束的同时,他的双臂朝身子两侧伸展,背后的两对漆黑羽翼以最大限度展开,无数银光羽毛随之缓缓飘落。
  就在此时,有人忽然拍了拍千夜死神的背。回头一看,原来是百鬼夜王。他也注意到了凡尔斯的存在:“在看那家伙跳舞?跳得真不错,是吧?”
  “呸,才没有!”千夜死神先是一口否定,仿佛看银发精灵跳舞是一件丢脸的事。后来又变得有些结巴,“我,我怎么可能会……会在看他呢。他的舞蹈也……不怎么样嘛。”见百鬼夜王一脸不信,他急得烦躁地扰了扰自己的头发,“老子说的都是真的,相信我!”
  “这般掩饰……所以你还是看了。”百鬼夜王一针见血,摇了摇头,“行了走吧。”
  “哦好。”千夜死神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听从同僚的安排。他最后又望了一眼精灵跳动的灵巧舞姿,才挪动自己的脚跟着离开了。
  凡尔斯翻身落地,羽翼收拢在背后,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他身边萦绕,真是美极了。他睁开眼睛,接住了一片飘飞下来的银光羽毛。
  他笑着望向了刚才墨绿短发精灵的藏身之所,却发现那处已空无一人。无论何等良辰美景,他都无心欣赏,只剩喃喃自语:“千夜,既然你一直躲在暗处看我,却又为何不肯现身见我呢……”这一晚,风的舞蹈中,多了叹息……
  《赛尔号之永恒誓约》最新章节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