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 > 玄幻小说 > 二流神探 > 第272章 二六九,武克埃德(九)

二流神探 第272章 二六九,武克埃德(九)

    “布丁,你是不知道啊,”吴小北唾沫星子飞溅地扯道,“别看铁平那儿子个头不高,原来却是经商的奇才。我在他身上竟看到了李嘉诚的潜质。”

    “李嘉诚?不会吧,”布丁当真觉得吃惊道。

    “怎么不会,咱们原以为他只是在经营酒吧,把酒吧经营的特别火,值多少多少钱,对不对?”吴小北白活的酒都醒了。

    “对,那才是富贵,布丁看看窗外的车,”撇了一下小猫嘴儿道,“不然我们只好去卖车了。”

    “不想谈话间,我听洪亮说,铁平又把附近的电影院和游乐园盘下来了,你想想这规模,这气派,”吴小北手舞足蹈地比划着电影院和游乐园有多高多大,“那得多少钱?”

    “是吗?”布丁不由得一惊,道,“以前还真没太留意这小子,现在想想,这小子剑眉入鬓,英气逼人,确实霸道。后边怎么样,快说快说!”

    “结果,他在酒桌上竟然要还我钱!”吴小北做极度不满状,义愤填膺般地道,“这样像话吗,你说?要踢我出局。”

    “不像话,确实不像话,”布丁感兴趣道,“接着是怎么样,说具体点儿!”

    “你想想,跟电影院和游乐场以后的收入相比,酒吧的钱还不是九牛一毛嘛,”吴小北嘴一撇,然后迅速睁开闭着的眼睛盯着布丁道,“我当然不要钱啦,我要求入股,占百分之五十的股。”

    “太对了,”布丁赞同道,“放长线钓大鱼!”

    “对呀,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吴小北擦了一把嘴角的唾沫,吧唧吧唧嘴儿,继续道,“所以,当铁平当桌给我开出一张三百万的支票,我是坚决不要,我是强烈要求入股,坚决不要钱,哼,谁也别想拿我当傻瓜!!”

    “对对,依我看,这小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把生意做成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以后会把企业做的更大,”布丁做着发财梦,两只眼睛闪着金元的光芒,道,“到时别说三百万,就是三个亿也是有的。不,三个亿都打不住!”

    “但是这小子太奸了,”吴小北看自己就要过关了,也不敢在最后关头怠慢,编筐编篓,重在收口嘛,所以他继续胡扯道,“他看讲不过我,只好长叹一声,收起了支票,同意我入股分成的决定,不过不同意我占五成,而只让我占四成,你想想,这小子多奸!”

    “行了,你要占了大头,铁平该没有工作动力了,”布丁劝吴小北不要太贪,道,“企业要是经营不好,赚不到钱,占多少股份还不都是空的?眼光要放远一点。”

    “是啊,眼光要放远一点儿,”吴小北顺着布丁的话接着往下说,道,“我跟这小子摆事实,讲道理,争了半天。后来一想,也是,若是不让他做主,这小子把企业干黄了,然后再另起炉灶,那们岂不是鸡飞蛋打嘛。”吴小北左手背在右手心上一砸,一摊双手,道,“唉,最后我就决定,吃亏就吃亏,四成就四成,把眼光放远一点嘛。”

    “唉,好是好,只不过,唉!”布丁刚想高兴,一转念又想到眼前正缺钱,又立刻闹心起来。

    “没关系,没关系,”吴小北涉险过关,心中得意,但脸上一点也不敢表现出来,表情竟很是凝重,道,“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凭我们的本事,不会弄不到钱的。钱一定会自动找上门来的。‘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咱们就先别庸人自扰了,我去睡了,明天,我相信会更好,我也一定会更好。”

    吴小北说完就背着手上楼了,刚走几步,就听布丁喊:“快帮我把这宝贝电脑弄我房间去啊,我又搬不动,也不想为这么个小东西启动一回工程机器人,我还得给它升级呢!”

    “哎,哎,”吴小北陪着小心伺候着……

    布丁吃饱喝足了,是真能折腾人呢,一会让吴小北拿点这个,一会让吴小北拿点那个,附带端茶倒水儿,吴小北本来喝得脑袋发懵,只想找个地方,倒头一觉儿睡到自然醒,反被布丁溜得一脑袋大汗,要不是自己有理亏的地方,他哪里会这么乖。但是,没过多久,吴小北那本来就不多的耐心就消耗完了,连回自己的房间都懒得回,便一头倒在布丁的大床上,烀起猪头来。

    布丁叫了他好几回,让他滚回自己房前,结果吴小北毫无反应。要在平时,布丁就是拿针把吴小北扎醒也不会让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的,但是今天缺灯少火的,所有的安防系统全都关闭了,布丁是打心眼里发悚,让吴小北帮它拿这弄那的,也是找个人壮胆儿,它实在不愿意承认自己害怕,现在吴小北在它房间里睡着反而正合了它的心意,又壮胆儿,又不招人烦。

    转眼就到了午夜十二点,大厅的摆钟报过十二响之后,空旷漆黑的楼下大厅里传来了“吱吱呀呀”的开门声,那声音在安静的夜里,甚是刺耳,甚是恐怖。

    凄迷的月光,从门外照了进来,一个身材高挑性感的长发女子出现在大门口。这个女子穿了一袭酒红色旗袍,甩了一下如波浪一般的长发,走进了黑暗的大厅之后,大门便自动关上了,几行金色的古怪文字,在女子身后的黑暗中,流光般一闪而逝。

    黑暗中,高跟鞋的一连串“卡哒”声在整个大厅里回响,节奏不紧不慢,显然黑暗对她的行走没有半分影响。

    那女子走到位于楼梯侧面的一架钢琴前,婀娜多姿地坐了下来,手上变魔术一般出现了一杯鲜红如血的葡萄酒。

    仿佛在酝酿情绪,红衣女子喝一口红葡萄酒,把它放在钢琴上,然后揿开琴键盖,沉吟片刻,开始弹奏一只钢琴曲子。

    那曲子一响,整个房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那平静的曲调中暗藏的诡异不可名状,犹如无形鬼魅,顷刻便能穿透人的心灵,直达人的灵魂,使人在莫明的寒冷中,魂飞魄散。

    一曲催命曲过后,在黑暗的深处,响起了一个人的掌声,并且大地叫好。

    红衣女子也不由得一惊,回头向黑暗中望去。

    你若问从黑暗中走来的是谁,嘿嘿,正是风流才子吴小北……